404 Not Found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1-07 14:12

  离高考还有半个多月,杭州西子实验学校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:他们是这所学校的毕业生,如今在大学深造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当年是低着头走进学校,3年后昂着头离开。

  西子实验学校的蒋凯明校长说,学校每年都会面对一批不能从重高梦中跌回现实的学生,“怎样让这些学生重新点燃自信,帮助他们找到适合自己的路,是一项很艰巨的任务,那些重新站起来拼搏的学生,付出的努力不比重高学生少。”

  蒋校长说,所以学校把这些重新站起来的中考“失意生”请回来,给马上要高考的学生加加油,给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们讲一讲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,“这样的榜样,比老师说教一百遍一千遍还管用。”

  赵碧野是十四中的老校长,现在是西子实验学校的教学顾问。她有一个观点,学校好不好,对孩子成长是有影响的,但进了重高学校,也不是进了保险箱,进不了重高,也不是没了希望。

  赵老师有一个观点,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,为孩子选择一所合适的学校,是家长需要做的一部分。她当十四中校长多年,接触到很多优秀学生,有些来自热门学校,有些则来自普通学校。“他们有一个普遍特点,就是有一个好的学习态度,养成了一个好的学习习惯。从这一点上来说,不分热点学校和普通学校,关键在于学生自己能否做到。”

  离开十四中来到西子实验,赵校长感触良多。“西子挺不错的,环境好,学生独立性强,师资好,大家都很努力。”赵老师说,西子学校有尊重、欣赏学生的教师,有适合学生的学校文化、课程设置和管理方式,学生怎么会不喜欢学校呢?学生的求学意识被唤醒,有了内动力,他们怎么可能不取得好的成绩呢?学校以380分左右的中考入学平均分,城区部和本部实验班却能达到40%高考本科升学率,录取的大学有复旦大学、天津大学、浙江工业大学、浙江大学城市学院、浙江财经学院、北京理工大学、杭州师范大学等,这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让赵老师印象最深的,是西子实验学校的校长经常说一句话,“为学生提供一流的服务”,大家按照同一种理念做事,就成了一种文化。

  天津大学的大一学生张萍,她现在的大学生活非常忙碌,参加了很多社团活动,组织青年志愿者做义工,和室友谈人生谈理想。“大学生活很充实,课余时间也很多,我要让自己过一种有意思的大学生活。”

  张萍的这种充满自信的状态,在2010年中考结束后是看不到的。那一年,她的中考成绩只有390分,她是在爸爸的陪同下走进学校的大门。

  “她特别瘦小,漆黑的短发架在狭小的脸庞上,我都找不到她五官的全貌。”班主任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见张萍时的场景,这是一个对老师彬彬有礼的女生,但总是低着头,脸总是被头发遮挡着,很难看到她的表情。

  中考失利,让张萍丧失了自信,她把自己包裹了起来。“是班主任帮助了我,让我慢慢地找回了自信。”张萍说,她所有的科目中,英语是最差的,“班主任是英语老师,她竟然委任我做英语课代表,当她在全班同学面前宣布这个决定时,我愣住了。”

  在做课代表的过程中,班主任经常找张萍做事,一来二去,她跟班主任聊开了,抬头的次数越来越多了。高二分科后,张萍的成绩越来越好,一下子成了全校师生关注的焦点。

  张萍的班主任说,刚开始张萍的成绩在班里排不到中等,但她诚实守信、谦恭有礼,“虽然总是低着头,但总会跟老师打招呼,说一声老师好,这样品行高尚的学生,只要找回自信,就一定会有出息的。”

  “课桌上高高堆叠着的课本,黑板上写着离高考还有22天的倒计时牌,我感觉又回到了去年的高考前夕。”张雅楠对着当年的班主任高老师,深深地鞠了一躬,过去的3年高中生活,没有高老师对她的帮助与关心,她不可能走到今天。

  中考结束后,张雅楠没有考上重高。“我只考了412分,这个成绩只能读普高,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。很多同学都去了重高,我觉得自己很丢人,脾气也变得很差,动不动就发脾气,也不愿跟老师、同学交流。”

  高中生活的头几个月,对张雅楠来说是痛苦的,她无法接受自己只能读普高的现实。班主任高老师就常找她聊天,说一说自己曾经教过的一些学生的故事。“我记得有一个学姐,是2012年毕业的,也是中考落榜的,没有考上重高,后来这个学姐重新振作起来,她找到了自己的路,要去当空姐。在高中时,她朝着这个目标努力,为了让自己变得更有气质,她在西子的三年学习中,还报了美术兴趣、英语沙龙等选修课,有时候还表演话剧。”

  后来,这个学姐被北京逸仙航空服务学院提前录取。这样的榜样,给了张雅楠信心和勇气。几个月后,细心的美术老师徐欣在张雅楠的绘画作品中,发现她在艺术方面的天赋。“徐老师就常来找我,跟我聊人生、谈梦想,并鼓励我去追求艺术梦。在她的帮助下,我终于下定决心走艺术的道路。”

  3年后,张雅楠的文化课成绩和美术专业成绩,都超过了本科分数线,被中国美术学院录取。